电商,是抖音目前参与程度最深的业务之一。

 

根据富途证券的报告,字节跳动2020年的收入增长了一倍以上,营收规模达到370亿美元左右,约合2400亿元人民币。其中,广告营收达到1750亿元,电商业务营收达到60亿元左右,直播流水达到450亿~500亿元,游戏版块创造40亿~50亿元流水,教育赛道创造20亿~30亿元营收。

 

相较于淘宝、京东等综合类电商平台,抖音给自己电商业务的定位是“兴趣电商”,由抖音电商负责人康泽宇提出,他阐释,兴趣电商是,“一种基于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满足用户潜在购物兴趣,提升消费者生活品质的电商。兴趣电商的核心是,主动帮助用户发现他潜在的需求。”

 

康泽宇曾在抖音电商生态大会上表示,在加入这场战役之前其实是有些犹豫的。2020年,在抖音电商成立之前,北京字节跳动董事长张利东多次找到他,希望他加入并带领队伍。

 

张利东问康泽宇:“你今天想买啥?你刷刷抖音,看到好东西买买看。”康泽宇随后真的刷抖音直播买了速食小龙虾、出差用便携热水杯,并决定加入抖音电商。康泽宇2017年加入字节跳动后主要负责国际化产品,为字节跳动的国际化做了不小的贡献,其中最为知名的是印度方言内容平台Helo。

 

在电商上,抖音跟淘宝走了两条不同的路,只是在某些路程上重合:淘宝强调“还能买这些”,抖音强调“在这也能买”。

 

淘宝之前积累的优势是电商交易,满足用户的购物强刚需,用户的使用习惯是,当想到某一件明确物品时,打开淘宝搜索购买。然而,随着内容电商的兴起,淘宝也在加强其内容属性,挖掘用户的潜在需求,因此短视频、直播带货都相继在淘宝上架。

 

而抖音的路径则是,积累了众多内容,内容中会涉及到很多关于商品的元素,用户看到可以立即在抖音上买。因此,抖音一直在内容和流量的基础上,加强电商的属性,强调“你偶然发现的好物在抖音上也能买”。

 

淘宝和抖音,虽然在短视频或直播带货等产品形态上相同,但是产品背后对各自公司的考验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 

对于淘宝来说,其优势在于电商整个链条的资源和能力积累,挑战在于提高内容的入口优先级,增加内容对GMV的贡献率;而对于抖音来说,其优势在于流量、内容和推荐算法,挑战则在于需要加强一系列后端服务,如品控、买卖双方纠纷、物流、支付等等。